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毒殇——凋谢的浪花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清风文学网 -[收藏本文]

“时节纷飞,路上行人欲断魂”几百年前的一句,道出了多少人的悲与凉。老者的两行热泪,有谁了解他心中的凄苦,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酸,还是老伴仙去的独留孤身一人的凄凉。七尺男儿的热泪盈眶,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追悔,还是怎么样的?

唯有痛失去亲人,才能参透这一句数落着行人泪水的诗行。只有泪如雨下之后,才能领悟诗人的心殇。

天来了,不是柳芽报的春,也不是春雨带来的讯息。百年不遇的大旱让云南的雨没有及时的下,芽不能及时的发。天空不能用雨水为行人过滤,但干旱后燥热的天气更显悲伤,太阳恶毒的照射着大地,掠夺走大地里最后一滴水珠。就像染上毒瘾后的哥哥被抽干血液的躯体。干旱的让今年的清明的失去了上苍的怜悯。而多了一份大地的嘲讽,就像应为有一个吸毒的孙子而抬不起头的外公,就像应为有一个吸毒的哥哥而被同学孤立的孩童。

走在山野郊外,踏着焦渴的大地。树枝像渴的人一样举着双手,是在像老天祈求恩赐,还是在扣问上天为何如此对待可怜的人们。是在惩罚无知的人类吗?是的任何人做错事都要接受应有的惩罚。就如那些贩毒的毒枭,终将会被法律所制裁。野就像吸毒的哥哥以为代价为的过失埋单,这是自然的定律,也是人类的法规。

睡觉时口吐白沫是什么原因呼呼的吹,没有一丝的凉意,而是一股股夹杂着粉尘的热浪。吹走了我脸上一行行的泪水,留下混合着泥土与泪水的黑色痕迹。这是对我的安抚还是嘲弄?我不知道,我只明白我的心碎了,像曾有上前把的尖刀刺入心脏,没有给我留下一丝的空隙。带着一颗破碎的的心,来祭拜我逝去的亲人,和那破碎的。

怀里抱着为外公卖的烟丝,和外公生前最喜欢和的老白干。有为哥哥带的纸币,哥哥生前最喜欢的纸币,为之丧命的纸币。一滴滴,一涑涑的泪拍打着包裹。泪水越多,抱的越紧,走的越急。着亲人离世前的一幕幕,一幕幕的伤,一幕幕的泪。( 网:www.sanwen.net )

里外公悲愤而终前的眼神,那一双带着与不舍的眼神,一双含着泪的眼神。

记忆里哥哥宁静的脸庞,一张张骨瘦如材的脸,没有了的光彩,没有了曾经的气概。那张如获解脱后宁静的脸庞。

记忆里有和和你一起摸鱼的笑声;有应为调皮被外公打,还看着我做鬼脸的样子;记忆里有和你一起在牛背上走过的田埂;记忆里有为我偷邻家果子而扭伤的脚,和吃到甜甜蜜后你被蛰肿的脸。

记得上中学时你癫痫发作的周期?离家时的背影,带着乡人羡慕的眼光离去,带着亲人的期许离去。从此村口多了一副老人盼子回乡的画面,等着孙子学成归来,为家人带来希望。多了一个亲人回家的,等着我的哥哥为我带来各种各样的东西,同学们羡慕的学习品用和城里时尚的衣服。记忆力有外公欣慰的笑容,有你争气的成绩,有你顺的慰问。记忆力有你关的抚摸,有你心疼的笑容。

回忆着,回忆着,一切都是一去不回的云烟,风轻轻一吹就散了······散了。留下的只是扬不起嘴角的苦笑,和一把把落不完心酸泪。

一切的一切都在你染上毒瘾以后改变了,一切的记忆都被定格为。一切的悲剧就那样的开始上演了。完过去,完美的记忆就像大海的里激起的浪花,一朵朵的勇起,一朵朵的被海风推像高潮,一朵朵的开向完美,开向生的终结。而那山颠的婴粟花,开的那样美,那样高雅,那样娇艳。人们不曾记得浪花个美,而定格了那可充满邪恶的罂粟花。人们没有记得浪花为了美好而开向生命终结的付出,而去欣赏那棵带着美丽面容下的丑恶。

没有了曾经的潇洒,没有了的英俊,没有了以前的,没有了曾经的关爱有加。吸毒后的哥哥不修边幅,不会在意亲人在为他担心为他焦虑。不会在意衣服是否整洁干净。不会在意头发是不是太长。有的只是失去理智后的暴躁,有的只是毒瘾兰州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发作后的恶毒。有的是消瘦的身体,有的是失去光芒的眼睛。有的是失去控制后不停的流的泪水和鼻涕,和毒瘾发作后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轻轻的举起我的右手,一条渐渐淡去的,那条你给我的留下的伤痕,一条划在我内心深处的伤痕。

记忆中的那一个午后,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的午后。教室外边传来了你轻唤我的身音。看着你的样子,泪水有一次打湿了我的脸,一阵阵的痛刺着我的心。像拉你回来,想挽救你的余生,可是年幼的我做不到。也想彻底的放弃你,可是我做不到。我心里有的不是对你的怨恨而是无尽的包容和爱。是的,这一切的一切不完全是你的错。是那些引你上瘾的毒枭的过错,是那些种毒制毒的商人的过错,是你意志不的错;是我的错,错在做为被你关爱过的亲人的我没有能力拉我回来,挽救陷入泥潭的你。我的错,错在当你无法克制自己时,心软的把费给你;错在当发现你撬开外公的箱子时装做没看见。是我把你推上了死亡的边缘。

看着你涣散的眼神,我紧紧的捏着手中的学费,挣扎着要不要给你。我是要理智的任你忍受,还是包容的把钱给你,去加速你死亡的到来······

那双曾经抱过我的手,那双曾经亲扶过我的手伸了过来,指甲深深的扎进了我的肉里,留下了一条深深的口子,看着我留血武汉哪家医院癫痫病的手,那双抓起衣角为我轻轻擦去的手让我,我的哥哥没有变,你依然是儿是关爱我的哥哥。留下一句“相信我,这是最后一次我明天就去戒毒”走了,永远的走了。

着,后悔着,无奈着,······泪水想悲伤的河流一样流着,一直的流着,没有个停,没有一个完。

跪在外公的坟头,看着旁边听话的哥哥。一切都结束了,伴着灵魂的消逝结束了。没有了四代同堂的和谐之家,没有了臭名昭著的吸毒孙子。没有了气的瘫睡在床的外公,没有了儿时的欢声笑语,没有了家破人亡的场景。一切都过去了,如同儿时的记忆一样,过去了。

是上天怜悯,还是的无情。雨滴一颗颗滚落下来,是在为我惋惜吗?是在为苍生解渴吗?雨水打湿了我的衣服,浸透了脚下的土地,洗刷着人类的罪恶就连百年不遇的大旱都无法阻止清明时节的飞雨。这一场悲剧里,谁是主角,谁是配角。没有人知道。只知道岁月无情,生命易逝。而我们却用有限的生命,排演了一场的悲剧。

就让清明的雨水为我冲刷罪恶吧,让一切的该与不该随之流去。让历史记得我们的,告述世人,是什么让生如花的逝去。让美好的回忆从此残缺,是毒品。是他让一个和谐美好的多了悲伤的高潮和凄惨的结局。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