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我自己的1840年以来的屈辱(20)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清风文学网 -[收藏本文]

(此文为微信聊天辑录,粘贴此处待修改)

39、人没有当官,没有发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不能沦落到猪狗群中,和猪狗在一个锅里盛饭。

北京的雾霾也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蓝天白云,晴空万里,朗朗乾坤,却天高皇帝远,当野蛮权力的乌云压下来的时候,人们狼奔豕突,各自保命,争先恐后去投靠垃圾。就像日本人打进来不是抗日,是争先恐后去投靠日本人当汉奸,这确实可怕!

我并不是说洪洞县里无好人,好人很多,我写的不是好人的专题,写的是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轻重程度不同的垃圾人的专题,所以满篇都是垃圾人,不要以为我眼睛里只有垃圾人。只是我眼睛里的优等人不需要枚举。我们国家权力在总体上是野蛮的,所以必须控诉垃圾人借助党和国家权力作恶的合理性。

一个最低限度应该站在一所名牌大学的讲坛上传道授业解惑的人,不幸与只配背着蛇皮袋子在垃圾堆上刨食的东西相遇,与只适合拿着"施工挖出的假元宝不敢声张,偷偷卖给你占大便宜"的骗子相遇,与打架斗殴的流氓相遇,与装成知识分子的野猪相遇,与脏兮兮的哈巴狗相遇,与哈巴狗升级为藏獒的单位野兽相遇,并被撕咬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这是怎样的愤怒和悲哀!

在极度愤怒的血液翻滚中,我常到黄河边上静坐,愣神,发呆,消解,派遣。陆游的词像黄河水滚动在我的胸腔:( 网:www.sanwen.net )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我的单位大院,教学楼内,一片死寂,办公楼内,一片蝇飞猪叫,鸦鸣狗吠。

在这样的环境,我哪来的金戈铁马的雄心?我也决不会拿出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雄气概。我有的只有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的污辱、羞辱、耻辱,我无力耻。

辛弃疾的词也的冒出脑际:可惜流年,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搵英雄泪?

我看着滚滚的黄河,看着浑浊的黄河,看着暗流涌动的黄河,我分明觉得黄河其实就是挂在我眼角的一行混浊的眼泪。但这行眼泪太重了,有哪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心肠柔弱的绝物理疗法能治癫痫病吗代美女的纤纤细手能擦得动我这行眼泪?

40、我的同学原公司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唐晓峰劝我对恩怨要知止。要"相逢一笑泯恩仇"。

我对他讲,棋逢对手,将遇良材的恩仇可以一笑泯灭,如毛泽东和蒋介石。但杨虎城和蒋介石的恩仇就不能一笑泯灭。杨虎城必须要追杀到阴曹地府去雪恨!

唐晓峰和我讨论"止"的。他说,从老子的知止不殆,到杨虎城的"止圆"公馆,论证了"进"与"止"的相互关系和在一定的条件下的相互转换的逻辑力量。对于我们老年人来说,时的与时俱进,进取奋斗,到老年的知止守成,知足常乐。这似乎也带有规律性。

早年在西安出差时,被同村一个在省政府的处长安排在政府招待所,即"止圆",原杨虎城的公馆。他告诉我说,蒋介石非常迷信,到西安被安排下塌"止圆"公馆。他在圆内转悠,看见"止圆"的题匾,调头便走,说是大不吉利。因为他字中正,无头为止,从此他再不住"止圆"。而且还怀疑杨有弑君嫌疑。说来也怪,西安事变时,要不是张学良保驾,杨虎城会不会让他最终走进"止圆"结束老蒋亦未可知。

我回答我的同学:1、杨虎城的"止圆"是有意思。"中正"和"止圆"真的是死对头。可惜的是"止圆"没有把"中正"止进去,最终还是"中正"把"止圆"给"圆寂"了,这才是千古奇冤,西安一杨。

我总觉得张学良是一个小人,把杨虎城给卖了。

杨虎城如果不圆润,不圆滑,不圆通,不止圆,他就功德圆满了,而不是非命的带着小孩圆寂了。

张学良适可而止,把老蒋难为一下,恰到好处即止,结果不仅止了一生,更活活把杨将军害了。

杨虎城真是一个君子。在国外好好考察旅游多好,一定胸怀大义回来遭毒手,让人扼腕。可见"适可而止"这个词的涵义太丰富了。因此一定条件下"适可不止"就是"适可而止"。杨虎城如果果断把蒋介石杀了,国民政府未必就群雄并起群龙无首了,未必就没人统领抗日了。可能会在多种局面中产生一种更好的局面。可惜,他没杀他。不仅张学良把杨虎城坑了。延安的共产党毛泽东处于自己的考虑,也把杨虎城坑了。杨虎城做了最大的怨大头。他这个"止圆"也把他害了。他不"止圆",愣是一个"方"的,也许就是另外的景象了。

我们的祖先留下了非常操蛋的"圆通",结果就让今天的中华民族让"中国式聪明"害的不轻。大家都以聪明的方式明哲保身,大家都被这种聪明方式害的保不了身。

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有人天津治疗癫痫的医院哪里好,看这里争先恐后为洋人带路,日本人打进来出了大批汉奸,都和中国式聪明有关。杨虎城的"止圆"也属于中国式聪明。

你读「「易经」」,你会发现,世界上的任何事每时每刻都处在"变易"即变化的过程中。事情在变,应变的智慧也处在不断的变化中。"易经"是一部应变的教科书,所以有人把他当作算命的书,有人把他当作天书,都是有道理的。根据"易经"的法则,世界上任何一成不变的教条、古训、警句都是带有局限性的,都是以个别状态的情况代替普遍状态的。所以我现在绝不听古人的害人不浅的百科全书式的各种说辞的教导,而且这些教导每天就挂在每个人的嘴上,以自认为有学问,自认为有经验,自认为聪明的方式教导别人。这个话题到这里"适可而止"。

(2)、厦门大学的标识性题词是"善至于止"还是"止于至善"?善至于止就成了"最好的东西是达到停止,善的东西是达到停止,这好像不通。应该是"止于至善",就是"在最好的状态下停止,在最适当的状态下停止,最理想的状态下停止,最有利的状态下停止,这就通了。和唐处商榷。

(3)、你玩性大发,并没有止,而是依然在进,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你处在这种进的状态就对了,而处在止的状态就不对了。

(4)、诛一恶在现在体制下,众恶未必惧。社会已经变得丧心病狂。抓了郭伯雄,自有后来人。相当一部份属于带病提拔,带罪提拔。所谓劣币淘汰良币,很普遍。我写的这个中篇突出反应这个问题,揭示人性的丑陋。

不是往事如烟不可回首,是眼前如雾看得恐慌。一切都在虚幻中飘着没有落脚出。一旦有空,的可怕,的心乱,的惆怅,佛都不能让人入静。

给不知佛的人不能施佛,你施佛救命,他认为你欺骗,给不知道的人不能说道,你释道明理,他认为你故弄玄虚。

谢谢你拉我出苦海。但我是苦海无边,回头无岸。

世界上失败可以忽略不计,吃亏可以忽略不计,被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整了也可以忽略不计。但被屎尿弄脏了就必须清洗,被猪狗撕咬了就必须养伤。虽说大度能容天下难容之事,也要看容纳的对象和性质。虽说宰相肚里能装船,也得做了宰相。

一个被人侮辱的人肚里装船还不如切腹自杀。

我感觉伍子胥的掘墓鞭尸也不失为一种大丈夫行为。对严亮这二流子需要先鞭尸再掘墓。当年他在主动条件下没完没了的作恶不感觉没意思,今天我们在被动后果下没完没了教育他也合乎逻辑。

"靖康耻,犹没重庆癫痫病医院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我连西固马路上的一堆垃圾都踏不破,扼腕长叹!我真佩服基督山恩仇记!

我不接受同学的"止"的忠告,我真的是苦海无边。写到这里,我再用我同学的另一段话做这篇文章的结尾:

你没有那么重要。

我同学说:"记得那还是在泸州的时候,有一次,我无意间把自己名字字头打出来,显示是"退休费"。我知道这才是自己以后应该关注的"焦点"。不要再扯别的没用的东西了。

我清楚地知道,没有人关心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没有人对你的坎坷曲折的经历感兴趣的,一句话,你没有那么重要。

不要说你是一个无名之辈,即使你显赫一时,甚至经常上头条,发表所谓"重要讲话",经常受到热捧,身边前呼后拥,在一方一言九鼎,你也应该有这么一种自觉:你不能被假象迷惑,应该意识到:你没有那么重要。

我知道陈芝麻榨不出多少油来,烂谷子没有什么养分,唯一的出路就是分门别类进入垃圾箱。那是题中之意的归宿。

老子说知止不辱、知止不殆。已经到了"七十而随心所欲不愈矩"的年纪了。就此打住吧!"

我这个祥林嫂诉说到这里,正是节。出生在兰州铁路局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北京籍的绝对美化环境的M老师给我一个感恩节祝词:"您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树叶,让我的森林为您凋谢"。

我回答:谢谢您转发如此美妙的感恩节祝词。我的祥林嫂的冗长的絮絮叨叨写完了,估计您要么头痛的看不下来,要么看的特别痛苦。网上告诫:不要把不良情绪传染给别人受罪,那不仅是不礼貌的,而且是严重负面的。请您原谅传导的负面情绪。中途我感觉到让您读这东西不合适。所以告诉您不要读。但我的叙述已经展开,等于创作了一个,所以一口气就写下来了。修改后,准备发到网上我的中。有一天如果出书,就放进去。我的文章已经足够一本书的数量,只是考虑是否有必要自费出书。愤怒出诗人。愤怒也出。所以这文字是愤怒的结晶,可以留下来。严重干扰了美丽M老师的情绪,谢罪!"

M老师对我说:"张老师别这样说,咱们相识这么多年,我对您的学识人品从未有半点怀疑,您是我中最敬重和最佩服人之一。您的文章我每天都认真阅读,您写完了,可我觉得还没看够似的。您的理论水平真高,对人性的剖析那么精准透彻,对那些猪狗般人物的丑陋描写的淋漓尽致。因为这几个人大多我都认识,所以看文章时眼前就像看电影一般。对您心中的愤怒,我都癫痫病发病的原因能想象的出来,也很为您难过,为您不平,也很愤怒!但这毕竟是的事儿了,我真心希望您走出心里阴影,不要再用别人的错误折磨自己了,多干点能让自已开心的事,少往日的不快。现在你身在首都,条件那么好,可看的新鲜事物那么多,真应该好好享受一下自己的人生了,那些不干人事的猪狗自有天报!祝您开心每一天!"

我对M老师说:"谢谢您给我这么高的评价。我本想着我这文字就是一个沉重的大粪筐,强行让黛玉一般美丽柔弱的女背在身上,这多粗野,多粗俗,多不道德。想不到美丽柔弱的黛玉就真的忍着恶臭,负重把这粪筐背起来,一直背到尽头。真的很您这样倾听。您为我疏解了心中的多少淤积郁闷,使我发泄完能够得以轻松。我轻松了,您沉重了,把痛苦和愤怒转移给,这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所以请您只当是读当年陶斯亮写的"一封终于发出的信",只当是读一个和您毫不相干的粗糙的文学作品消遣,或者只当是带着沉重和眼泪看了一场电影「「窦娥冤」」,看完就完了,用正面情绪清除打扫干净负面情绪,这样就好。依然向您感恩谢罪!"

在这里,也向不幸遭遇并背起这个粪筐的读者道歉和感谢!

我这个1840年以来的我自己的耻辱,其实只写了个粗略的梗概,如果像写那样细致描写,还有太多细节需要描写清楚,但细致描写的话至少是50万字的文字体量,所以不写了。我也不想让美丽的M老师继续耗费精力、眼力和读下去。让一个绝代美女读这样丑陋的文字,实在属于犯罪!

1997年在公司高考招生服务期间,和天津大学化工系系主任李凤仪教授、大连理工大学成人教育学院院长王宏伟教授、北京化工大学统战部长王培英教授坐在一起吃饭聊天。他们告诉我他们分别是1972年、1973年入校的工农兵学员。我告诉他们我是1971年入校的工农兵学员,他们说我是大师兄。由于我们都出身于臭名昭著的工农兵学员身份,我们又都是同岁的同龄人,所以话题聊的格外多,格外亲切友好和随便。他们听说我在中学讲坛站了20年,现在是一个打杂跑腿的角色,他们对我非常惋惜的说:老张,你这一生真的有些惨了!如果他们知道我后来遭遇的这些猪狗的欺辱,他们又会发出怎样惋惜的感叹!我被我们社会的组织体系捆绑后毁了,我在猪狗群里连同名声与肉体彻底毁了!我的愤怒至今无法平息!

"靖康耻,犹未雪",君子恨,何时灭。驾不了长车,踏不破贺兰山阙。宰不了猪,杀不了狗。忍耐中也无法获得重生,无法洗刷耻辱,就只好做一个狗熊让熟人耻笑!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