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卖衣男王一妹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清风文学网 -[收藏本文]

南方初秋的骄阳依然似火,已经傍晚时分,它们还是强劲耀眼地烤炙着尘土飞扬的道路。在工业区的路口,卖衣男王一妹将小货车停了下来,开始从车里卸下铁架,将它们支起在路边,一根一根的细铁架在他手里变魔术似地慢慢搭配了起来,不一会儿,路边衣架排已经初具规模,一妹开始往上面挂起了衣服。一妹卖的是天的女装,每件(套)39元,货真价实的地摊货,这种地摊货耐看不耐穿,洗水之后会缩水,但是勉强可以穿上一个,这对工业区里的打工妹们来说,已经是首选。

从小在贵州山里长大的他,有一个很女性的名字:一妹,因为乡下习俗中怕养不大,所以一般取名较贱:狗蛋、二愣之类的,也有取男名:铁柱,或者男孩取女名:一妹。于是,卖衣男王一妹中招,被奶奶取名:王一妹。这个名字虽然有点让他不舒服,但是比起两个弟弟的名字,显然要好得多,两个弟弟分别被奶奶取名叫:秋香和如花。直到成年,的东西如魔咒般如影随形,为了养家糊口,做起的营生居然是贩卖女装,这仿佛也是一妹的命。

下班到了,工业区的路面上车影人声显然多了起来,一妹算比较勤快比较早到的那种人,看着周围几个与一样的摊点小贩们手忙脚乱地搭架子,一妹突然有一种感,他很悠闲地掏出一包香烟,取出一根,叼在嘴里。

“啪”的一声,有人给一妹点烟,原来是邻近摊的另一个卖衣男:阿峰,阿峰年纪不大,才二十出头,个头敦实,皮肤黝黑,是名符其实的阿峰,倒不像一妹长得白净且细皮嫩肉。

“要不要来一支?”一妹问阿峰。

“算了,不抽了,昨晚喝醉了,很难受。”阿峰解释说,“昨晚几个老乡一起去吃烧烤,到现在嗓子还很痛。”( 网:www.sanwen.net )

一妹看了阿峰通红的双眼,调侃说:“肯定有女孩子,你看眼睛都红了。”阿峰打着哈哈,算是回答。一妹帮助阿峰搭起了铁架。

一妹老家是贵州的,而阿峰老家在四川,两人算半个老乡,一妹在此摆摊快两年了,而阿峰刚来没几天,一妹卖的是女装,阿峰卖的是男式牛仔裤,恰好摊位相邻,因此两人也算合得来。

“一妹哥,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弯下腰正在收拾东西的阿峰突然抬起脸。

“啥事你说吧?”一妹南宁癫痫病医院嘴里含着半截香烟,烟头上的灰烬半死不活地悬挂在燃烧的烟丝上,随着一妹说话的气息颤抖着,“不过,以后你直接叫哥就好,一妹两个字就免了。”一妹补充说道。

“晓得咯,”阿峰点点头,问:“你知道附近有没有水果批发市场?我想贩点水果来卖。”

一妹想了一会儿,可能是想不出来吧,但是他并不甘心自己信息的贫乏,反倒板起脸,教训起阿峰:“人,做事要专一,你刚卖服装不久,怎么又想起来要卖水果呢?”阿峰用手绕绕头,有点不好意思,不吭声了。

一妹也低下头来,整理纸箱里的衣物。突然,一阵刺鼻的香水味飘了过来,他抬头一看,一位衣着暴露、手腕刺青,脚趾甲涂红且夹着拖鞋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只见她并不言语,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一妹有点发毛。一妹直起身子问:“大姐,你买衣服?”

“谁是大姐,有那么老吗?”眼袋惺忪的女子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说,“我是来跟你认老乡的,每天傍晚看到你在我店门口叫卖,听你口音你是贵州的吧?”

“你怎么知道的?”一妹瞪大眼睛。这位打扮妖冶的女子咧了一下嘴,示意自己是身后发廊的发廊女。“哦,”一妹明白了,依然头也不抬地整理东西。

发廊女说:“我叫阿娟,贵州六盘水的,你呢?”“我遵义的”一妹说着,继续摆弄衣服。阿娟看到一妹没有什么谈兴,于是转过身去,想离开,但又心有不甘,回头说:“你那衣服质量怎么样?”

“衣服,很好的,”一妹直起身来,“这种款式穿起来很凉快,”一妹介绍起衣服来,简直像换了一个人,特来劲。阿娟暧昧地说:“凉快好,我就喜欢穿清凉一点的。”这时,阿峰凑了过来:“美女,要不要也买一条牛仔裤?”

阿娟瞥了一眼他的牛仔裤,说:“你当我瞎啊?你这是男式牛仔裤。”

“买一条吧,买一条给你男?”阿峰紧追不舍。

“男朋友?哼,我没有男朋友,你要不要给我介绍一个?”阿娟盯着阿峰说,“你给我介绍一个,完了,让他给我买几件衣服,哈哈哈,就买这一种的”阿娟指着王一妹的女装说道。

这时,一辆电动车慢慢地驶停在衣服摊前,车头直接插入王一妹和阿娟之间,似乎没人敢这么霸道地停车吧,几秒钟之后马上有了答案,驾车少妇的车还没停稳,车上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就滑落下来,直奔一妹,扑到他的怀里辽宁癫痫医院哪家专业,爸地直叫。阿娟见状,眼睛瞟了一下母子俩,知趣地转身慢慢退回店里。一妹老婆狐疑地望着阿娟进店的背影,问:“这人干嘛?”“没啥,买衣服问价钱的”一妹回答。

“问价钱?好像感觉跟你很熟”一妹老婆不依不饶。

“我说王小红,你别疑神疑鬼好吗?整天感觉感觉的,你感觉我们今天能赚多少钱呢?快帮忙吧。”

“你心里没鬼怕什么啊,”小红一边说说,一边把孩子抱到小货车的车斗上,让他坐好。“乖,呆在这里别动,爸爸和要忙了。”

“我要喝可乐”孩子嚷嚷。“好好,等一下忙完给你买可乐”。小红敷衍着孩子,帮忙起一妹。

突然,马路上由远而近响起了一阵音乐声,“不好,清洁车来了”一妹对小红喊了一声,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摊往里面挪动,但是,来不及了,洒水的清洁车伴随着欢快的音乐声从衣服摊前通过,强大的水柱往马路两边冲刷过来,夫妻两人情急之下赶忙用后背挡着水柱,而前胸则母鸡抱窝似的护住衣服。清洁车过后,夫妻俩来不及顾及头上和身上的水花,迅速地想把被弄湿的衣服上面的水珠拍落下来,几秒钟后,当他们发觉这一切都是徒劳时,欲哭无泪地呆站在那里。

过了一分钟一妹回过神来,赶忙清点被淋湿的衣服,“几件几件”小红着急地问老公,“全湿的有七八件吧,这些全完了,一过水,卖不出去了”

“都怪你,跟那个什么女人聊得来劲,前几天清洁车也没淋到,你一定是摆太外面了”

“跟别人有啥关系?今天这清洁车特别大只,是不是换了一部?”

“自己没做好就推客观,明明没摆好,还说换什么车?你是不是还想换老婆啊?”小红嘟囔着。

一妹听了有点火:“你别再放屁好不好,赶紧想办法把这些衣服弄干吧”此刻,孩子看到亲的态度有点凶,吓哭了。女人小红忙着去哄孩子了。

一妹发呆了一阵子,突然一拍脑袋,抱起被淋湿的衣服往发廊走去。“你干嘛?”小红见状着急地喊。

“没干嘛,发廊有电吹风,我们借用一下吹衣服”一妹头也不回地包着衣服前行。

“那,借出来啊”小红说。

“借出来?外面没有电源往哪插,怎么吹啊?”一妹回答。女人愣了一下,随即一手抓起几件湿衣服,一手抓着小孩的手,追赶起丈夫。

在傍晚陕西癫痫哪个医院靠谱这个时间点上,发廊里刚好没什么客人,阿娟热情地接待了一妹夫妻俩,一妹走了进去,小红却显得不情愿地倚门不进,把湿衣服递给一妹。

“小朋友,进来,给你一个苹果。”阿娟拿出一个苹果要递给小男孩,男孩瞪大眼睛瞧了瞧苹果,又看看阿娟,最后回头看了看妈妈。“他不吃的”小红说。

“我要,我要吃。”小男孩反驳妈妈的话。

“乖,咱们自己买去,不要吃陌生人的东西”小红拉了孩子一下,低下头对儿子轻轻地说。孩子眼盯着苹果,似乎还想反抗,小红看了看发廊里面有不少人,想了一下,放下湿衣服,拉着孩子走了出去。

阿娟望着小红的背影,对一妹说,“你老婆挺有个性的啊。”一妹不吭声,操起窗台上的电吹风吹起了衣服。“你这样弄不行的,我来吧,看你笨手笨脚的,”阿娟抢过了电吹风。吹风机嗖嗖地响着,扩散了发廊窄小的空间里浓烈的化妆水味道和混合着的烟味以及夏天人体的汗味,一妹顿时显得没事情做,两眼端详起四周来,几个衣着暴露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各自玩着自己的手机,刷微信或者打游戏,对刚才的一幕和一妹的到来视而不见。

“好了,这几件只喷了一点水,一下就干了,另外这五件恐怕是不行了,要过水。”阿娟说。

“那不行,过完水就卖不出去了。”一妹着急了。阿娟看着他那着急样子,想了一下,说,“要不,我买了。”

“那怎么行?”一妹说,“跟你没关系的,你借我电吹风我已经很了。”

“没关系,其实我刚才走过去也有买衣服的意思,只是看到你刚开张,正忙,所以我又走回来了”阿娟说。

“真的?”

“真的!不骗你,我要买衣服,这几件留下吧,多少钱我拿给你。”阿娟转身去拿钱包。“那,就谢谢你了,这样,进货价算给你,每一件收25就行。”一妹地说。

“你不会亏本吧?”

“不会,不会,谢谢你。”一妹接过阿娟递过来的125元,一手拿起吹干的衣服,转身走出店外。

外面已经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一妹又回头看了一眼发廊,只见阿娟用手托住那个苹果,笑眯眯地看着他,随即挑逗般地狠狠咬了一口,一妹触电似地激灵了一下,赶紧回过头,往自家的衣服摊走去。

衣服摊前,阿峰正在跟孩子锤子剪刀布地玩,一妹问:“我老婆呢?”治疗癫痫武汉哪家医院有威望阿峰说,“过马路到超市给孩子买苹果了,你瞧,回来了。”

王小红买了几个苹果回来,先后拿给孩子和阿峰,孩子接过苹果,马上咬了一口,一妹见状赶忙放下手里的衣服,抓住孩子的手:“拿来,爸给你把苹果擦一擦再吃。”而阿峰拿着苹果,对小红说,“嫂子帮我看一会摊,我去去就来。”

小红问:“干嘛?”

阿峰支支吾吾:“我去店里借一把刀子削苹果皮。”

小红望着阿峰的背影,讥讽道:“这个店里什么都有啊,从电吹风到水果刀,看起来倒像个超市。”

孩子听了说:“妈妈妈妈,我还要去超市买可乐。”

小红喝斥道:“超什么市?超市是你随便能去的吗?”

一妹知道老婆话中有话,假装没听见,自顾自弄着服装。孩子问起爸爸:“为什么我们不能随便去超市啊?”

一妹想了一下,回答孩子:“妈妈的意思是说,超市不容易进,等以后咱家生意做大了,就不用在路边摆摊,可以进超市了。”

孩子说:“爸爸,那我吃完苹果帮你卖衣服,咱们早点进超市呗。”

“好孩子,”一妹摸了摸儿子的头。

已经没入远方的山坳,天边只剩下模糊的浅红色的长带子,而衣服摊旁边的路灯已经全亮了,一妹扭头看了看发廊,只见阿峰正和阿娟大声说笑着。

王小红也看到了老公在眺望发廊,她拿起一个苹果,用手擦了擦。

“擦过了,”王小红递给一妹一个苹果,继续说,“明天,我们这个摊位能否换个地方?”

“为什么?”一妹把刚递到嘴边的苹果停了下来。

“没有,就是,就是这里离洒水车太近了,会被。。。。。。”小红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嗯,”一妹把苹果咬了一口,“搬。”

“真的搬?”小红提高了声调。

“真的搬,咱搬到制衣厂门口,我考虑过了,那边女工多,咱们的女装应该会更好卖些。”一妹偷偷看了老婆一眼,只见小红面露微笑。

一妹狠狠地咬了一口苹果,这时,抬头望见两个打工妹从马路对面正朝着自己的衣服摊走了过来,于是他迅速地放下手中的半个苹果,站了起来,脸上堆满了灿烂的笑容。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