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吾妃不寻常》001章:八仙女的传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清风文学网 -[收藏本文]

001章:八仙女的传说据说,在很久很久,当那管理地府的鬼王还是一个叫做艳王的鬼王时,那玉皇大帝和皇母娘娘生了八位公主俗称八仙女。而玉皇大帝和皇母娘娘宠那最小的八仙女更是天地人三界人尽皆知的事情。

就在某一天,当那美丽的八仙女遇上地府那位艳丽无比的艳王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在默默的改变了!

某一天,当玉皇大帝为八仙女庆祝1000岁生辰时,八仙女对玉皇大帝许了一个愿,她请求玉皇大帝给她一个下凡间磨练的机会。玉皇大帝对于八仙女主动请缨下凡历练甚是不解,八仙女就解释说:“八仙女此行只是为了磨练心智,增长见识,丰富阅历,提高自身修养、法力和品味人间的酸甜苦辣咸,体验人间那百态万千辛劳疾苦和喜怒哀乐情仇,最重要的是要帮父皇到凡间解万民疾苦,传诵天界大爱无私的精神……”

玉皇大帝听闻那最宠爱的八仙女说得如此头头是道,而且这也是她1000岁的生辰愿望,尽管玉皇大帝甚是不舍,但是也不好扫了她的兴致,更何况这主动请缨下凡磨练的神仙更是少之又少,何况她还是他最宠爱的八仙女,难得她如此博爱无私。最后,玉皇大帝欣然准奏,特批八仙女即日起下凡磨练!

正当玉皇大帝扬起手臂要为八仙女在凡间选取好人家时,八仙女却笑着说:“谢谢父皇的好意!只是,八仙女既是主动请缨下凡磨练又怎能享受特殊待遇呢?还是把八仙女交由地府的艳王,按着凡人投胎的方式去走黄泉路,过奈何桥,喝孟婆汤吧!只要这样,女儿才能真正体验到凡人的种种福与祸,乐与苦!”

这次,玉皇大帝他感到为难了,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无奈,他只好把这难题交给众天神定夺,他本以为众天神会反对的,谁知……( 网:www.sanwen.net )

唉,玉皇大帝算还不如众天神算呢!

最后,八仙女如愿下了地府,见了艳王,还按着凡人投胎转世的方式走了一趟黄泉路,渡过了奈何桥,并且喝了孟婆汤,最后……

唉,癫痫病的治疗比较正规的医院是话还是那个意思,人算不如天算,只不过这八仙女她可是天算不如命算而已!

某天,三界乌云密布,风啸云怒!宝座上的玉皇大帝怒目瞪胡子,忽然拍案而起,愤然大吼:“什么?你,你竟然把朕的八仙女不小心弄到了一个世代为娼的“好人家”!”

“是……是……是!”艳王颤巍巍跪在玉皇大帝面前,颤巍巍的回答。玉皇大帝那一声吼可真把他的鬼胆给吓破了,后背冷汗淋漓,飕飕发凉!

唉,谁叫他老早就暗恋着人家八仙女来呢!心里一直都想着老牛吃嫩草,哦,不,应该是老鬼吃嫩仙!所以,就在他看着八仙女痴痴发呆,被八仙女迷得三魂七魄都不见的时候,他的手轻轻一按,那边的八仙女已经投胎转世了,而等他发现过来的时候,人家八仙女已经成为了某个时空上的绝色花魁了!

在艳王颤巍巍认了一番错,玉皇大帝大发了一场雷霆之后,他们依然不能改变八仙女的命运,因为这是她在凡间的磨练,不能改。那也是她的命,更不能改!

最后,玉皇大帝长叹了一声,才无奈说道:“既然她命该如此,朕就暂且绕过你,不过下不为例!八仙女她也一心想体验这凡间万千百态辛劳疾苦,朕也只好由了她了!”

就这样,八仙女的第一世做了一个世代为娼家庭中的一员,最后成为了花魁,妓女,老鸨。第一世就在各种和男人中度过了。

当她死后到了地府,一切都已恢复,立刻找艳王算账,这时,八仙女已不再是以前的八仙女了,她可是一位很厉害的老鸨了,而那一直觉得亏欠八仙女很多的艳王更加不是她的对手了。两人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最后,不知道哪里出了错,艳王这鬼王居然被鬼上身了,悲剧再一次上演!

“什么?艳王你说什么?你说你把朕的八仙女给踹了?踹去投胎了?”玉皇大帝的那纯黑色的胡子怒翘了起来,双目圆瞪,对于眼前的事实简直是难以置信。

这一直以来都没有犯过错的艳王居然一错再错,而这一而再遭殃的倒霉神仙居然是他的宝贝公主!这叫他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艳王颤巍巍的趴在玉皇大帝的脚前,如实回甘肃儿童医院看癫痫怎么样道:“启禀陛下,罪臣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把八仙女给踹了,而好巧不巧的,罪臣这一脚踹,居然把八仙女送去投胎转世了。不过这一世还好,八仙女投胎到一个达官贵人之家,还成为了该大官家的嫡女,而且还有一段好姻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

此时,艳王的脑袋都快缩到肚子里面去了,后面的话他真的没有勇气说下去了,这话一说,怕是他那老命难保呀!

“不知道什么为什么?”听到艳王支支吾吾,玉皇大帝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跺地一吼,立刻把艳王的助手阎王给吓跪了下去。

这一吓可把阎王吓得不轻,颤巍巍趴跪着,口里更是不由自主接着艳王的话说了下去:“不知道为什么这八仙女这一世却变成了一个又丑又哑的,即使有好姻缘也嫁不出去!”

“什么?”闻言,玉皇大帝脸色惨白,踉跄后退几步,喘着粗气,怒瞪着那已经把头缩回肚子里的艳王,沉声问道:“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着八仙女第二世那惨不忍睹的容貌,艳王那心里是一千万个内疚啊!

的闭上眼睛,眼里都溢出了泪水,哀痛说道:“可能是罪臣那一脚把八仙女给踹成那样的吧!”因为他记得他当时踹的可是八仙女的半边脸,而且之前还掐着她的脖子,可能就是这个原因给她弄得又丑又哑了!

这时,大殿外,月老他老人家匆匆向玉皇大帝跑来,神色慌张,人还没到就传来了他悲惨的呼喊声:“陛下,不好了,八仙女的第二世被退婚了,她一时想不开就寻了短见,死了……”

“什么?”

“什么?”

闻言,玉皇大帝和艳王都失声尖叫了起来,那玉皇大帝再踉跄后退几步,砰一声,倒坐在龙椅上,无力的喘着粗气,那纯黑色的胡子霎变成了夺目刺眼的山羊胡子,颓废的黏在下巴上。

你说他的宝贝公主咋就这么命苦呢?为啥这两世都给这个一生只犯了两次错的艳王给搞砸了呢?要知道这下凡间磨练可是八仙女她提出来的,如果她三世内都无所收获那可是回不了天庭的呀!如今她的第二世才十五岁,这大好年华还没有开始呢!她咋就这么死了呢?

北京军海脑科医院可信

看着玉皇大帝那张灰黑灰黑的脸,阎王用手肘撞了下艳王的手,提醒道:“老大,你这次可是闯大祸了,接下来可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你还是趁玉皇大帝他老人家还没发火,先逃吧,这里有兄弟我给你担着……”

“艳王,朕这是和你有仇吗?你咋就专门坏八仙女的好事呢?”愤愤怒骂一声,玉皇大帝突然起身,一脚踹到艳王的屁股上,还没待艳王回答他的问题就已经把他给踹飞了,嘴里还愤愤喊着:“你胆敢踹朕的女儿朕也让你尝一尝这被人踹的滋味,朕还要让你下凡间去做男宠,做又丑又哑的男人!”

“陛下,万万不可……”

“老大……”

然而,那艳丽无比的艳王就在月老和阎王惊慌和哀痛的声音中,咻一声,不见了!

就这样,他被玉皇大帝踹下凡间投胎去了!

正当玉皇大帝稍觉解气时,艳王的副助理冥斯神色慌张向着大殿里跑来,还没跑到就砰一声跪了下去,一边爬行着进入大殿,一边慌里慌张喊着:“启禀陛下,八仙女的仙魂不见了!”

“什么?”玉皇大帝差点晕过去,今日接连不断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从他起床开始就没有消停过。他刚消了一点气,这居然让他更来气的。这日子咋就过得这么让人不能安心呢?那艳王到底给他惹了多少麻烦,闯了多少祸呀?

想着那已经被踹飞的老大,阎王顿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没有了老大,那后面的祸岂不是全得他去担了!

忐忑不安的猜测着,为了保命,看来他只能做一回以下犯上的事了。就在玉皇大帝还没有从中回魂时,他问旁边的冥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快向陛下全部交待清楚!”

听着阎王那凝重的声音,冥斯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颤巍巍的趴在地上,冷汗淋漓也不敢伸手去擦,搓着手指头,颤巍巍回道:“今日,凡间各个时空都因为瘟疫死了很多人,地府全部小鬼都去收鬼魂了。然而在那么多鬼魂里面偏偏就没有八仙女的仙魂,后来,我们全地府的鬼都去凡间检查了一遍,把所有孤魂野鬼都收了可是就没有八仙女的仙魂,而且今天所收的鬼魂全都是空白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过去,所以八仙女石家庄最权威癫痫医院她……”

“什么?”玉皇大帝刚刚站起来,这一听到那地府发生了几千万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没有过去的“鬼魂漂白”事件后,惊声尖叫一声,他又倒坐了下去。

造孽呀造孽!他的八仙女还在里面呢!怎么那些鬼魂会没有过去的呢?全都是空白,这怎么可能呀?

“这该如何是好啊!”这次玉皇大帝更是的捶胸哀吼,就差失声,哀嚎连天了!

大殿内,阎王,冥斯和月老三人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月老脑里似是想起些什么,眼前顿觉一亮。思虑一番后,斗胆向玉皇大帝禀报,道:“启禀陛下,老臣有一人推荐,或许他能帮陛下找到八仙女的下落……”

闻言,玉皇大帝大喜,立刻精神一振,忙问道:“谁?”

月老捋了捋稀稀落落的胡子,垂下眼眸,装着深沉的样子,慢悠悠回道:“就是刚刚被陛下踹飞那个鬼!”

“他!?”玉皇大帝的眼顿时瞪得老大,想想他刚才那一脚可是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了,即使不死也不知被他踹到哪里去了,这时候叫他去哪里找那个惹祸鬼呀?而且叫他怎么去月老的话是真还是假?可能他是为了救艳王那闯祸鬼才博死上奏骗他也说不定呢?

月老看出了玉皇大帝的猜疑,继续捋着那稀落的胡子慢悠悠说道:“陛下请放心,老臣知道艳王和八仙女有着千丝万缕的,只要艳王出马,肯定能找出八仙女的仙魂的!”

此言一出,玉皇大帝立刻派了三界中的神、鬼和那些异人去寻找那个被他踹飞的艳王了。

然而,最后却被告知艳王在三界之间连续转了九九八十一圈后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就连玉皇大帝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把艳王踹到哪里去投胎了!

就这样,地府没有了艳王,而地府里面那些黑压压的鬼魂又不能继续留在地府,所以,最后那些鬼魂全送去投胎了。或许其中有一个是八仙女,也许没有,到底是有?还是没有?最后,依然没有人敢肯定,大家只知道,八仙女的仙魂不见了,包括那个把八仙女弄丢的艳王,他们都不见了!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