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第六章 与影子搏斗-

时间:2021-04-05来源:清风文学网 -[收藏本文]

  蔷薇将军耐心的道:“现在,你有什么高见?”
  影子将军沮丧的道:“看来,我只有两个选择。”
  “你说说看。”
  “一是不服你,跟你拼到底。”
  “你是我的对手吗?”
  “我没跟你拚过。”
  “所以你没把握?”
  “没把握的事最好不要做。”
  蔷薇将军笑了:“你一向都是聪明人。”然后问,“另一个呢?”
  影子将军颓然道:“只好跟着你、服从你。”
  “这看来是你最好的选择。”
  “可是,”影子将军显得十分迟疑:“就算我向你臣服,你会信任我吗?”
  蔷薇将军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你也明白,这时正是我用人之际。”
  “不过,如果你不信任我,趁我不备时猝杀了我,”影子将军审慎的道,“我岂不是连现在仅有的抵抗能力也放弃了吗?”
  蔷薇将军笑意一凝:“沙岗,我的耐性可十分有限。”
  影子将军久经思虑才决然道:“好,我跟了你。”
  蔷薇将军笑了:“这美女淘宝店主背后的辛酸往事才是真正的聪明人。拿来。”
  影子将军有些愕然:“什么?”
  蔷薇将军道:“你的影子。”
  他笑笑道:“谁都知道,影子将军的‘影子神功’和‘青砂掌’,并称江湖。”
  影子将军长叹道:“‘影子刀’我可以给你,但总不能把‘青砂手’也剁下来给你吧?”
  蔷薇将军笑道:“你把‘影子刀’给了我,“青砂掌’就留着为我效力吧。”
  “好。”影子将军立即半蹲着身子,往地上一划,说也奇怪,那一张“影子”,竟给他“割”了下来,拿在手里,递送给于春童!
  蔷薇将军看见了那张“影子”,眼睛立时发了亮、发了光,就象跟贪财的人见着了元宝、画迷觅得了真迹的神情一样。
  他伸手去接那“影子”。
  忽然间,影子将军的神情变了:他的沮丧、颓然,变成了一种杀气与战志交织的表情。
  猝然间,影子将军发动了他的攻击。倏然间,蔷薇将军也做出了反击。在这骤然之间,两人明明已经同一阵线,却遽然拚个你死我活,由于对于春童这类人的深痛恶绝,这种事情已不能令冷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强血和小刀惊讶。
  惊讶的却是:
  那影子不是影子──
  那是刀。
  黑色的刀。
  人形的刀。
  ──活的刀。
  蔷薇将军的大扫刀,依然大割大引。
  可是,那把影子刀,仍象他的影子一样,他到哪里,刀就追到哪里。
  蔷薇将军就象是在跟自己的影子搏战。
  他以月色洗险。
  以夜色为敌。
  就在蔷薇将军与影子将军决战之际,三缸公子全身都剧烈的颤动起来。他迅疾的在衣襟里掏了几颗药丸,吞服下去,并以指疾戳自己身上要穴,默运玄功,脸如紫金,汗出如浆──冷血最是明白:那是着了“黑血”后的反应,三缸公子正竭力与毒力拒抗,而冷血自己也乍寒乍热,时如在釜中,时如入冰窖。至于小刀,她已把希望,全寄托在影子将军的身上。沙岗是她爹爹身边的众部将中,与她私交最好的两人之一。她不相信他会出卖她。他果然没有出卖她。他正跟蔷薇将军苦拚。不但他拚得舍死忘生,连他的影子也拚得如痴如醉。两人在月下,厮斗出各种形状:有时象一堆连结乌鲁木齐看癫痫去哪个医院的乱石,有时象两只负伤的猛禽,有时象妖魔一样,只在冷月下亮出黑刀,暗夜里闪耀白刃。他一定要赢。小刀内心狂喊。不能败。月如钩。两招刀。一黑。一白。黑如影子。白如月色。白刀如月,切割着小刀活下去的希望。黑刀如影,有光的地方它就描绘着光的轮廓。不管黑刀白刀,能杀得了人的就是──“好刀!”


  喀喇一声,大扫刀被影子刀的折拗处扳飞。
  蔷薇将军喝了一声,人已掠入“乳房”。
  他一手扯起小刀的黑发。
  一掌就斫了下去。
  影子将军怒叱,掠入,他的身形比纸还轻,“住手──”他乍见小刀裸裎的身子,雪玉无瑕。
  他一掠入屋里,月华顿灭,影子立消。
  ──他的影子刀缺乏了光,力量大减。
  蔷薇将军猛把小刀一推。
  小刀撞向沙岗。
  沙岗接个满怀。
  蔷薇将军巳同时掠近,左手掌沿往影子将军咽喉一抹,右手舒臂往外一引──影子将军立即飞跌出去。
  ──他在跌出去的同时儿童得了癫痫病能治好吗喉咙迸喷出一抹厉红。
  不过,就在这电光石火间,他那只“青色的手”,还是击中了蔷薇将军的左胁。
  然后他才飞了出去。
  咕咕,那是血水不断的、不住的、不停的从影子将军被割开的咽喉里流出来的声音。
  ──他倒在井边,这声音跟井里蛤蟆发出来的鸣响很有点相似。
  蔷薇将军以手作刀,割断了影子将军的咽喉,更把他引飞出去,正得意间,还是中了一记“青砂手”。
  ──伤得不轻。
  他青着脸。
  甚至绿着眼。
  他半口气也不歇。
  他立时掠向三缸公子。
  ──他还有一个敌人。
  他跟了惊怖大将军这许久,有一件事他是学得最为透彻的:
  ──敌人未断气之前,仍然是敌人。
  ──只要有敌人在,一点也松懈不得。
  他攻向三缸公子。
  三缸公子猛一抄手,就把剩下的一口酒埕子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