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内容详情

梦中的白莲(2)-[心情散文]

时间:2021-01-09来源:清风文学网 -[收藏本文]

  康桥毕竟是梦里的康桥,就算在梦中很美,美的落泪,终究也要有醒来的一天。他们之间美好的恋情可以说才刚刚开始就已结束。那时的林徽因虽然正值花季,但她是清醒的,她知道徐志摩已婚,她知道徐志摩的妻子温良贤惠,她知道徐志摩的浪漫不是生活,她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她要的是安稳的幸福,做一生清白如水的人。

  当然如果没有林徽因,就没有徐志摩的那首《再别康桥》。就像我们读到“我有一所房子,面向大海,春暖花开”就能想到一个叫海子的诗人,读到“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就能记起顾城,而读到“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就能想到徐志摩一样。这首诗徐志摩作于八年后康桥,落寞的徐志摩也曾说过一句落寞的话“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的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癫症是怎么引起的此而已。”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的无奈,他的深情和他的忧伤。

  林徽因是个沉静清醒的女子,不是她内心太过冷漠,而是她不会为无果的爱情弄得自己遍体鳞伤。那时林徽因还不满十八岁,情殇的徐志摩为了林徽因的转身写下《偶然》这首诗,诗中这样写到,“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林徽因是个风轻云淡的女子,如此坦然平静地面对别离,实在是让人叹服。

  在徐志摩心里,林徽因就是他一生所要等待的红颜,就算遭到林徽因的拒绝,他的内心也从来没有对林徽因有丝毫的改变,再也没有一个人能代替林徽因在他心里的位置,他也情愿永远都是当初康桥上的那个多情的男子。就算不能拥有,也要当一位纯洁的知己;就算只能远远地看着,只要她好,也值得自己用一生去守护。

  缘分有时真的让人说癫痫什么时候发病不清,道不明。爱也许是一种甜蜜,也许是一种痛苦,也许人们来到了人世间都要历经这执妄之劫?或者非要历经数不清的春来秋往,你才能明了世间所谓的聚首相伴或在自己的生命中微灿一现之人,那些前世与你或擦肩、或回眸之人,都和你有着一段未了的夙缘,就是等着今世来和你做一个了断?所以身在彼岸,心在此岸,清心静气的淡看尘浮,那些缘来缘往,冷暖聚散也就是寻常之事了。

  第二章:缘落

  人们都说真爱是一场修行,想必林徽因和梁思成也是如此。虽说父亲把她和梁启超之子梁思成有口头上的婚约,他们也早已相识,但她对梁思成更像对自己的亲人一般,绝对是亲情多过爱情。但梁思成是个安稳的人,当林徽因带着隐约的伤痛,从那一场梦一般的恋情逃离出来的时候,而梁思成就一直在她的身边。他明白林徽因是一颗璀璨的星子,她的光芒太过耀眼,令许多男子只能仰北京军海医院怎么样 有知道的吗望,他知道论文采和浪漫他远不及徐志摩,他甚至不敢奢求得到林徽因的青睐,因为她明了林徽因也许只属于她自己,从来就不是谁的附属品。

  想来林徽因和梁思成也命中注定的姻缘。一九二三年梁思成在一场反对“二十一条”国耻的游行示威中因腿伤住院,留洋回国后的林徽因开始尽心悉力的照顾他,使两个人感情也日增月递,也让林徽因更加明白了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细水长流的寻常日子。肯定当时徐志摩对林徽因还带着殷殷的期盼,但他不知道林徽因已经有了自己今后的方向,不再会有和他有任何感情上的交集。

  当林徽因向徐志摩彻底表明了心迹,转身决然离去的时候,可想而知徐志摩的内心有多么的疼痛,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柔情百结的徐志摩肯定落泪了。在他眼里林徽因是他诗情灵感的源泉,他也曾说过:“没有遇见林徽因,就没有他的那些诗作,在最早写诗的那半年,北京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生命受了一种伟大力量的感慨,什么半成熟的未成熟的意念都在指缝间散作缤纷的雨。”他的爱是美丽浪漫的,美得让人心痛。

  可林徽因没有回头,她和徐志摩两人在一九二四年印度诗哲戈尔泰访华期间陪同翻译之后,就随梁思成一起又赴美留学,在伊萨卡康奈尔大学就读户外写生和高等代数,次年又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大学,两年后获得学士学位,后转耶鲁大学戏剧学院学习舞台美术,最终在一九二七年十二月由梁启超在北京为梁思成和林徽因举行婚事“行文定礼”,于二八年与梁思成在加拿大温哥华姐姐家完婚,此事也终于尘埃落定。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